© 2019 by HEADLINES Magazine 

  • Facebook - White Circle

<<HEADLINES 編者的話>>你估出版了33年的Headlines,疊起來有多高?



<<HEADLINES 編者的話>> 你估出版了33年的Headlines,疊起來有多高?

近年間已很少整理昔日的舊Headlines,原因是時間真的不夠用;另方面,已整理好的舊東西,也不想重新移動出來,這心情其實很複雜。跟不少有收藏嗜好的朋友說起來,同樣有這個想法,也出現過同樣的內心掙扎;因為,要重新整理就自然要丟掉一些昔日舊東西,但也難免會出現後悔,哈哈,好像沒有保障。

回想30多年前,由於結婚要搬出父母家,便要正式執拾自己的黑膠唱片,發覺到原來自己的黑膠唱片收藏已經超過2萬張,由最初頭十張,到一百、一千、一萬張;當時心想,這個大數目,我可否一一享受到?也令我一度猶疑,究竟要保留這一張、那一張?還是要送給別人?

這其實也是很多人對收藏者潑的冷水,但對於忠心於收藏的嗜好者來說,任何人的想法,其實完全阻止不了他們,這就是人往往會對某一種嗜好或對某一件事物所抱著擁有的堅持。

有不少讀者會問我:「Manfred,你究竟將唱片、出版了30多年的Headlines?如何放好?」 讀者的想法,跟我和其他一直寫音樂文字的作者來說,觀點大有不同;尤其越是落筆寫音樂評論,就更希望擁有全面的音樂類別,能夠堅持到一段日子,他們的目的已不在於賺取僅有的稿酬,反而是希望累積自己從音樂儲存起來的「心中財富」,這是用金錢買不到的滿足。

或許,這樣說出來很天馬行空,尤其是今天盛行了數碼音樂,他們覺得音樂只是按一下鍵,便能夠選擇聽到成千上萬的歌曲,還要花腳骨力和金錢去購買嗎?這就是不同時代,在不同科技影響下,人的觀點改變。他們會說,這班「收藏狂」根本沒有看清現實,但容我說,其實是他們不懂領略音樂的情趣。

我認識不少積極支持實體唱片的樂迷,他們仍然堅持要擁有真正出版physical product的信念;無可否認,在今天唱片市場,這班忠實的實體載體支持者,在樂迷群所佔的比率實在很少。

相對地,年輕音樂迷沒有想像到擁有實體唱片的趣味,他們會覺得雖然在網絡上聽歌,但歌曲並沒有改變,依然是同一位歌手,同一樣的編曲,反正很多歌曲都是聽幾次之後便會忘記,幹嗎仍要堅持著擁有一張實實在在的唱片?這就是造成唱片店人流減少的原因。

同時間,不少年長一點的歌迷,時常捧著一箱一箱舊唱片到二手店放售,心總想著:「賣得幾多得幾多」;每次看見這情況都感到惋惜。

或者,在他們心目中,今時今日擁有唱片,尤其是今天的住屋環境,實體音樂載體收藏,其實是「奢侈」;付款購買當然應付得到,但如何處置和怎樣保持音樂載體的質素,就是一個頭痛問題;總之,非實體愛好者,對實體唱片抗拒,總會想出一百個藉口不去買唱片來支持他們上網按鍵的想法,滿足免費和就手的念頭。

可能,將一大堆舊唱片平價放出去,換來只是到餐廳吃一頓飯,這也引伸出不同觀點:究竟飽餐一頓的滿足無窮,還是永遠擁有著喜愛的音樂更樂也融融?始終沒有一個標準答案。

同樣地,堅持了出版Headlines 33年,到今天看著公司內堆起一疊一疊的舊Headlines,總有一種特別感覺湧上心頭。

突發奇想,如果將1987年Headlines創刊的第一期開始,一期一期的疊高,到2019年10月上期推出的第386期,這會有多高呢?可以肯定,一定比我還要高,但這又代表了什麼?

有時候,真的對自己也感到意外,為什麼我有這樣的毅力?寫音樂文字寫樂評堅持了44年,出雜誌也不停地幹足33年;說真的,如果當年我用這份毅力,放在學業上,我可能學得更多,到今天會有一份高薪厚職,但我從沒有想過這樣會令我開心,亦沒有羨慕別人擁有甚麼甚麼;可能這份傻勁僅可以養活自己,但原來最重要是可以傻得養活自己的興趣,外人看我很傻,但也自問傻得連自己也意想不到。

原來,無形的堅持和傻勁,可以層層疊起來比天還要高。 願大家有一種不氣餒的傻勁, 層層疊起來,考考自己的毅力和定力。

Headlines總編輯 黃啟聰Manfred Wong Nov 2019