© 2019 by HEADLINES Magazine 

  • Facebook - White Circle

<<HEADLINES Interview>>【獨家披露】藤田惠美 ~ 細談六歲開始在樂壇演唱的音樂軌跡 part 2



<<HEADLINES Interview>> 【獨家披露】藤田惠美 ~ 細談六歲開始在樂壇演唱的音樂軌跡 part 2

>>>>藤田惠美再找出來的當年七吋細碟,封面就是那位老先生和五位小女孩的照片,藤田惠美就是右上角穿著紅色衫的little girl,很可愛呢! 筆者回到公司後也在網上搜尋,果然看到全首歌曲的video,也找到一張當時的細碟在網上發售,對於藤田的樂迷來說,真的值得收藏。

「是否從當時推出兒歌唱片後,便一直在樂壇發展?還是到Le Couple才再開始呢?」我說。 「錄兒歌唱片時,我是小學一年班,之後也間中表演,但仍然會以讀書為主。由於歌唱得到不少製作人的認同,到13歲時,他們邀請我演唱日本演歌,主要是一些公開表演,但找不到有關影像了;到三年前,我推出了「盛場海峽」這張重唱6、70年代演歌的專輯,也在電視上再唱回當年十三歲演唱的歌曲「老人與小孩的波爾卡」,之後才組成Le Couple,一直以全職歌手身份發展到今天。」記得當時這張演歌專輯,也限量在港發行。

<< 幼兒歌唱片,到跟兒童一齊演唱的活動感覺>> 近年間, 藤田惠美不斷到日本各大小學演出,主要是教導小朋友,由歌唱引導他們發揮出愛的表現,尤其在地震之後,她不停帶出小孩子的正能量,這事情被不少日本傳媒報道,大力稱讚她在這方面的投入。 「這幾年間你在很多小學跟孩子們一同演唱, 接觸他們多了,覺得上一代的孩子,跟今天的小孩有什麼最大不同呢?」 「我覺得這一代的小孩子,比以前的一代更加受重視,坦白點說就是痛錫得更多了。這原因是以前父母生的孩子較多,今天只有一名或兩名,於是將焦點完全放在孩子身上,令他們成長上少了很多應該嘗試的學習機會。」她停了一下,帶一點懇切的期望,回答說:「由於生育較少,被父母痛錫製造出優點和缺點;優點方面是今天的孩子可以更有系統的學習不同的課本知識,而當時我們要自己發掘;但是不容否認,這兩代的孩子的內心都是很友善,很有愛心,只是長大的環境不同了。不過,今天孩子被過份溺愛,反而令他們容易受傷,小時候太過順利,沒有失敗的經驗,結果令他們長大後在社會上工作,不能承受到壓力了。」

「在今天跟小朋友接觸時,你希望帶給他們什麼的message呢 ?」 「就是當小朋友感覺受傷了,容易產生一種尋死的想法,我最希望從自己傳一個訊息,就是人生只是剛剛開始,這只是小小的挫折,也是微不足道了,過後也完全不會覺得是什麼困難,只要勇敢的放開懷抱面對便可以。他們要明白,面前有很多度門,打開任何一度門都會有新的天地,總會有一條路是適合去走的,千萬不要將自己迫向盡頭。」她細心的回答。

<<311大地震後的古老日本詩>> 「在現場時,你會教導小朋友唱歌,你覺得歌曲能改變他們什麼呢?」我再問。 「我之前曾經灌錄過一首歌曲「關懷之歌」,在日本311大地震後,我不時到學校演唱這首歌,鼓勵小孩子勇敢面對,結果這首歌曲收入為學校教科書的小朋友學習歌曲之一,令小朋友大家互相關懷。我覺得小朋友是社會的未來,能夠有這個想法是最重要的。最近我在網上也看到一個歌唱片段,是一位印尼小朋友演唱了這首歌曲,放上YouTube上,令我十分感動。」她微笑地說:「這首歌曲其實是一首古老的日本詩,重新用歌曲形式表達,能夠得到這個反應,我總算能做出了一點成績。」

她補充的說,自己不希望面對的事情,也不應加諸別人身上,這是一個很正確的訊息,大家應該以同理心共融生活。 最後一個問題:「沒有演唱,沒有錄音或到學校演出,你平常的生活是如何呢?」 「其實是很簡單,由於自己喜歡喝咖啡, 我會找朋友見面傾談。此外,我也愛貓,家中有一隻養了幾年的貓咪,名字叫Elsa,因為牠的樣子很似迪士尼Frosen中角色,我享受每一天的生活。」 他慢慢的回答,也帶出一份享受的心情。 這次跟她的談話,感到她很悠閒, 這跟她在Colors封面中的舒泰感覺完全吻合, 果然是音樂與人生的結合。 很好的一次見面。 Text By Manfred Wong