© 2019 by HEADLINES Magazine 

  • Facebook - White Circle

<<HEADLINES Interview>>Ricky Fung分析音樂電影的演變過程


<<HEADLINES Interview>>

Ricky Fung分析音樂電影的演變過程

每位在樂壇身經百戰的音樂人,他們有影響別人的本事,同時也曾經被別人的作品感染,因而製作出屬於他們的個人作品;當中如何消化、運用,到展示出來,過程就是由觀察和聆聽而實踐。

Ricky Fung馮添枝先生於60年代加入樂壇,組成The Mystics樂隊;70年代成為寶麗金唱片公司唱片監製,一手發掘無數經典樂壇巨星;今更成為IFPI香港會的CEO,九年來在籌委努力主辦「 香港亞洲流行音樂節」,打造出香港樂壇的凝聚力,這過程就是馮先生從視與聽,發揮出他的創作和策劃力量。

上期他談到音樂人的POWER,文末談論到最近大受歡迎的Queen Bohemian Rahapsody,原來Ricky對音樂電影的熱情非常濃厚。Ricky回味地說:「在50年代,我時常到灣仔馬師道「國民戲院」觀看經典的外國音樂電影,令我明白到有不少歌手,他們天生便有一份charisma,可以駕馭音樂,也可以將他的音樂個性,在電影中發揮出來,當時的音樂電影就好比一種時代文化,影響了整個社會。 」

由於筆者也對音樂電影有一些認識,於是我像有備而來的跟他說:「Elvis就是第一位將電影音樂帶出最多話題的人物嗎?還記得當時的Jailhouse…」我正想繼續說,Ricky截著我了。

「Jailhouse Rock 備受享譽為很有代表性的首一代Music Video。」他立即說:「其實至今為止,最具影響力的一首電影歌曲,並非來自Elvis,也不是Beatles,而是一首在1954年推出,來自Bing Crosby主演和主唱的電影White Christmas,雖然這原本是1942年Irving Berlin的作品,已為人認識;但當在電影出現後,Bing Crosby的細碟那年代已經一共賣出五千萬張,成為一個無人能破的紀錄。今日大家會非常熟悉這首作品,但現今很多人都不知道,這是從電影中走出來。50年代Elvis的影響力橫跨音樂和電影,但論到最大眾經年享用的,仍然與White Christmas望塵莫及。」

X x x

他停了一停,繼續說:「上期結尾我提及到Queen的Bohemian Rhapsody,這可以說是近一年最熱門的音樂話題;電影講述Freddie Mercury的音樂發展,他如何加入樂隊,正如我上次也提到一個疑問,究竟Freddie有沒有學過正統古典音樂呢?這始終仍未得到正確的答案。」

筆者在網上查看,Freddie Mercury在1946年在Sultanate of Zanzibar出生,1964年移民到英國,開始學習音樂。到1970年與Brian May組成Queen;至於在他的學習階段,有沒有學過古典音樂呢?待筆者再深入查究,再在Headlines寫出來。

「Ricky你一手監製許冠傑、The Wynners的唱片,他們都在電影演出上非常成功,尤其是「溫拿樂隊」當年主演的「大家樂」,帶出不少經典歌曲;你覺得是音樂電影帶出「溫拿樂隊」,還是「溫拿樂隊」帶出音樂電影的風氣呢?」我這樣問他,當然知道他會有一番論調。

「這的確要分成兩種情況,如果歌手先在音樂上成功,繼而在電影方面發展,主要原因是歌手本身camera ready,這樣才可以在電影方面有發展。說到音樂電影,如果沒有camera ready的歌手/樂隊,他們拍攝的音樂電影,只能是music documentary,用作介紹歌手樂隊的發展歷程。當年「溫拿樂隊」具備了開麥拉的條件,令他們駕馭了音樂電影,電影演出提升了他們音樂的影響力。」

「這電影歌曲主導樂壇的情況,到今日依然存在嗎?」我問。

「沒有了,近年間已開始退下來,主要原因就是電影和音樂的藝術發展,已出現各自獨立的演繹方式;曾經有一段時期,美國的電影公司希望再次以電影為中心,希望捧出一位歌星,結果不成功;其中一個原因就是樂迷對電影中的內容渴求,越來越有自主感覺;換句話說,以前的主張在今天已不中用了。」他回答。

「歌手踏進電影世界,除了擴大接受層面之外,有沒有其他的直接得著呢?」我再問。

「當然有,Elvis之後到The Beatles,都是用同一條formula,唱片公司借電影的魅力直接expand歌手的權威性和地位;也正如上文所說,並非每一位歌手都有這本事,除了有camera face之外,更要他們具備marketing demand;其實,一路談著,原來我遺漏了一個名字,就是Cliff Richard,所以「美國貓王」和「英國貓王」就這樣鞏固了地位。」

每次Ricky帶出來的理論,可以寫上千字萬字,依然一句,下期再續。

Text By Manfred Wong